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细川小春之所以说得这么遮遮掩掩,其实还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向东野司拜托这件事的。

毕竟新世纪美术协会的画展算是他们出版社的事情。

东野司作为漫画部门的漫画作者,按理来讲也是不负责这方面事情的。

可由于上面的董事役员看中了细川小春与东野司的超乎一般编辑与作者的亲密关系,所以就让她来拜托东野司。

想到这里,细川小春也是稍微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太为难东野老师了吧?

她把私人关系与工作一向都是分开看待的,这种靠着她的面子去要求东野司做这做那的行为...

老实讲,她自己也不太乐意。

她轻咳了两声,刚想要告诉东野司不用勉强。

但下一刻,东野司就已经笑着率先抢答了:“可以啊。”

“啊?”细川小春听着电话那边东野司的笑声有些疑惑。m.i.c

但她很快就搞明白东野司所说的‘可以’是什么意思了。

她犹豫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那个...东野老师,你千万不要勉强...虽然这话由我来说不太好,但对于这种人情邀请你画画的事情...我个人来讲也是挺讨厌的。”

细川小春这番话算是对东野司是真爱编辑了。

要不然这种事情随便邀请一下,也不用说这么多话,毕竟她就是一个接到上司工作要求,然后转达的一个中间人而已。

这对东野司算是很够意思了。

而另一边的东野司听见也是哑然失笑道:“没什么勉强的,而且老实讲,我其实也挺想见识一下新世纪美术协会画展水平的。”

东野司这话说的确实是真心话。

作为一个前职业画家,东野司的确是想见一见新世纪美术协会的水平...

毕竟以管窥豹,东野司也想明白现在日本画界是个什么样子。

总不会都是一群憨憨,根本就没什么水平吧?

可那边的细川小春却还是有些不大放心,她小声地说道:“东野老师真没勉强自己吗?”

“细川编辑和我相处这么久,见过我勉强过自己吗?”

东野司笑着反问一句。

这话让细川小春听着也是点了点头。

印象里东野司只要承诺过,或者说过的事情,基本上都能够轻松完成。

如果无法完成,他就不会做出承诺...

至于勉强...

细川小春还真没什么印象。

想到这里,她才点了点头,放松一般地吐了口气:“我明白了,东野老师...既然这样,那就麻烦你了...请问明天有空能来一趟富岛出版社吗?”

“有空的,那我明天上午十点过来吧。”

东野司三下五除二定好了见面时间,这才将通话掐掉。

“明天要去长长见识啊...”

东野司放下手机,看着天花板,表情看上去并没有多大紧张的。

这次过见面确实是抱着长见识的想法去的。

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职业画家都是什么样。

......

翌日,东野司给东野千早做过饭,目送她出门后,这才穿上外出服,往富岛出版社而去。

不得不说,东野千早最近越起越早了。

东野司差不多五点半的的时候就能听见她在那边窸窸窣窣地预习今天课程的声音了。

日本的快乐教育恐怖如斯。

东野司都是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摇摇头,觉得以前在天朝时那些营销号说是‘日本学生就算不怎么认真复习,也能考上个好大学的’毒鸡汤确实不带脑子。

这还叫做不认真复习?

这都已经赶得上天朝的莘莘学子了好吧?

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东野司都还能听见东野千早的‘阿司,姐姐一定会努力工作的!你就这么混吃等死没事的。姐姐会养你的’梦话。

她做梦的时候究竟是什么个内容...东野司还蛮好奇的。

撇开这些生活中的小插曲,东野司一路赶到富岛出版社,差不多提前了半个小时就已经就位了。

细川小春也是急急忙忙地就带着东野司进了富岛出版社的会客厅。

这里是富岛出版社谈合作所用的会客厅,里面的光线还算柔和,中间摆着茶几,两边是沙发,最后面是富岛出版社的公司标志。

而在这个房间中,与东野司相约的两个人早早就已经赶到了。

坐在沙发左边的那个就是以前邀请东野司加入新世纪协会的影山文太。

他一见到东野司就露出笑容,站了起来。

同时,看着面前的东野司,影山文太心里其实也是有些感慨。

以前他邀请东野司成为新世纪协会的荣誉副会长主要是看中了他在日本青年一代的影响力。

但靠着这部《半泽直树》,不止是青年一代,就连一些上班族都成了他的粉丝...

这影响力实在有些大,那怕是影山文太也不能忽视。

因而也就有了这一次的见面。

“你好,东野老师。”影山文太迎上去,主动与东野司握手。

同时,他也没忘记伸出另一只手,为东野司热情地介绍着坐在他身边的人:“这位是木岛中宏,也是我们新世纪美术协会的会长。”

影山文太说着又露出了笑容,热情,并且不愿意松手的模样看得东野司都快误认为对方这是在结婚宣誓了。

不过...

新世纪美术协会长?

东野司与影山文太打过招呼后,同样也与木岛中宏握了握手:“你好,木岛先生。”

木岛中宏与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影山文太不同。

他看上去矮矮胖胖的,穿着一身西装,露出的笑容颇有种弥勒佛的感觉,给人的感觉不太像是画家,倒像是职业商人。

他用力地握住了东野司的手掌,还上下打量一眼东野司,随即露出笑容:“东野老师你好,快请坐,快请坐。”

其实还真就被东野司猜中了。

木岛中宏比起画家来,还真就像是商人。

他经手的新世纪协会的会员画作,一般都会在外面炒一个高价...

这些都是由他来运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