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回到街道上时,陆笙低声问:“你不去看看你的小情郎了?”

邓如梦的魂魄已经有些淡了,看得出来,她似乎已经没什么留恋。

“人鬼殊途,看多了反而徒增不舍。”邓如梦垂眸一笑,柔声道:“那木箱底层还有三样东西,如梦望道姑能将它们拿给阿铭哥。”

陆笙闻言,寻了一处隐秘之地,将箱子再次拿了出来。

她观察了片刻,才发现,这箱子确实还有第二层。

她将第二层打开之后发现,里面除了一张地契,还有一张十亩田契,署名是李铭,还有一支玉兰花簪。

“这田契和地契是我娘给阿铭哥置办的,就在他的家乡,他当时不愿拿。”

“这玉兰花簪是他送给我的,我都没舍得戴,当时离开得匆忙,便忘了带上。”

邓如梦似想起了过去,唇角噙着一抹温柔笑意,只是眼中的血泪却滴滴落下。

真是造化弄人啊!

陆笙心下忍不住感慨。

她对着邓如梦笑道:“放心吧,东西我会替你送到的。”

邓如梦微微颔首,“我早该离开人间的,只是心里放不下,如今一切都已如愿,我也不能再留了,爹娘他们应该还在等我,我该走了。”

陆笙颔首。

只见虚空中出现了一道阴森的黑洞,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持着勾魂刃走了出来。

邓如梦朝他们那边走了几步,然后回头朝陆笙微微一笑,复又转身,走进那黑洞中。

那黑白两道身影朝陆笙微微颔首,随即,也跟着进入黑洞中。

很快,那黑洞消失,四周也恢复了平静。

“方才怪冷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

“我也感觉到了,就一会儿的功夫,真是奇怪!”

有两个路人搓了搓胳膊,从陆笙身前走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