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这些人,一个比一个神秘。

“对了公子,北市今晚发生了一件大事,衙门那边似乎在极力封锁消息。”

听完九尘的话,林江好奇地挑眉,“何事?”

“北市一家客栈被烧,死了十来人,其中一名死者,是临江府江家的大老爷。”

“江家?”林江诧异,“江少傅的大哥?”

九尘点头,“正是。”

林江淡淡一笑,开口:“江家在临江府作威作福多年,江府上下,从老到幼,手上几乎都沾过人血,这会死一两个,倒也不稀奇。”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他们杀了这么多人,总要做好被杀的心里准备。

衙门那边暂时没动静,估计是急着将这消息压下。

毕竟,江家大老爷死在黄阳镇,上官县令心里估计也害怕。

而且,江少傅可是太子眼前的红人,得罪了江家的人,就相当于得罪江少傅,间接地相当于得罪太子。

失了官帽倒没什么,就怕连脑袋也一并丢了。

“有趣。”

林江笑了笑,低声道。

他和上官邺虽是好友,但却不代表他赞同上官县令私下做的好事。

收受贿赂,故意判错案,乃至屈打成招,上官县令都没少做。

他甚至还听父亲说过,上官县令为了想私吞邓家的财产,竟还想让邓府一个下人顶罪。

幸亏最后被楚大人化解了。

可惜上次他回去时,楚斯寒在忙其他事,他没能目睹其真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