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biquge775.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次日,祝容把屋中的一些皮子卷走,又出去了一趟。

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肩上扛了一条棉被,又有若干米面之类的东西,纪墨见他回来,匆忙来接,却被祝容在身上踢了一脚,让他让开别碍事儿,纪墨想了一下在大人扛东西的时候,不大的小孩子在腿边儿绕,的确是挺让人烦的,一不小心踢一脚,算是谁的?

那一脚不重,纪墨顺势让开一些,看着祝容把东西全都搬到屋中,先是打开一个小口袋,轻轻地从中洒出些药粉来,相当于在屋内画了一个圈儿,这是驱虫的,对大部分的虫子都管用。

“别把这些吃到嘴里了,有毒。”

祝容这样叮嘱了纪墨一句,又把中间的部分重新规整了一下,那些不太好的皮子已经被他今天卷走拿去卖了,剩下的两块儿直接如地毯一样铺在地上,再把棉被放在上面。

米面之内,放在一角就可以了。

完全没办法区分卧室客厅的屋子,简单布置一下,大致划分出区域就可以了。

纪墨跟在后面,看着祝容布置好之后,也没说什么,他一眼就看出来自己的位置其实没怎么变动,那棉被却是成人的,好么,这是准备以后都不换被子了?

虽是这样想,但能够被惦记着,心里还是多出一些暖意,他的师父,似乎总是这样嘴硬心软。

“这是给我的吗?谢谢师父!”

孩子的嗓音天然就有几分娇意,带着几分欢快便添加了甜份,于是这声音也有了几分甜丝丝的。

祝容不喜,却还是道,“省得你冻死。”

显然,纪墨那缩成一团儿的蚕蛹睡姿,实在是让人难忘。

“嗯,谢谢师父!”

纪墨语气不变,这人啊,看他做什么就好,说得难听就当过耳风好了。

若连这点儿都禁不住,那真的是难当他人弟子。

纪墨当师父的时候,也不是一直温声细语的,脾气不好的时候,也会骂人脑子有问题,虽过后总有补救的说法,但论师德,也不敢说比这些师父更好了。

人嘛,总有缺点的。

很是包容祝容的纪墨这样想过,也没在意,乐颠颠帮忙拿了布子给祝容擦手,还询问他吃过了没,见到祝容最后从怀中掏出的包子,有点儿意外,又不是很意外。

夜色中,又是学习的时间,听了纪墨重新练习了一天的曲子,祝容终于微微点头,表示可以学新曲了。

纪墨很高兴,却还是按时早睡。

一个孩子,能有这样的自律性,实在是让人侧目。

祝容当时没有多说什么,等他醒来,已经天亮了。

山中没有什么计时工具,纯看日头,再凭着自身的生物钟估摸,这些时日,纪墨已经有了些生物钟的感觉,能够按时起床,只那时候天色还黑,祝容仿佛还在睡,他就没动弹,躺在新棉被之中放松身体。

因为脸颊上的伤,他侧睡也只敢侧向一边儿,不是他惯常的侧睡方向,睡觉的时候就有几分难熬,半夜不小心翻到那一边儿,脸蹭到铺地的皮子上,难免针刺一样疼痛,又要被惊醒。

睡得就有些不安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祝容才去买了棉被回来?

上午师徒两个的饭都很简单,捏着馒头啃就行了,若要吃菜,有咸菜,不知道是谁的手艺,这咸菜真的就剩一个“咸”了,不脆,也吃不出什么香甜味道来,直截了当的咸味儿,多少能够中和一下馒头的硬和干,口感上,相对软一些。

那咸菜坛子并不大,每次一打开,那个味道,还有点儿冲。

吃了饭,喝了水,就要开始练习了,这一次,祝容教了纪墨一首曲子,他是用笛子吹奏的,多年的笛子表面若有釉光一样,吹起来的声音在清越之外似也多了几分不该有的深沉。

纪墨已经知道听的时候重点在哪里,便仰着头,首看呼吸,祝容那张脸真的是丑得没法儿看,看多了都要做噩梦系列,可为了学习,纪墨还是忍着下意识回避的本能,努力地去看他的口鼻部位,希望从那细微的动作上领略呼吸的奥秘。

“你吹一遍。”

祝容吹完一曲,直接让纪墨吹奏这一曲,看他记忆多少。

纪墨用心观察呼吸法,却也没忽略乐曲的根本,一心二用,记下了乐曲的调子,拿出自己的小笛子来,按部就班地吹了一遍,先不考虑呼吸问题,只考虑乐曲本身,并无音符错漏。

吹完,仰头看祝容,似要得到夸奖一般。

“注意呼吸。”

祝容提醒,让他再吹一遍。

这一遍吹下来就难免有些音符不谐了,一要注意呼吸,该吸的时候呼,该呼的时候吸,很容易就出现了问题。

都是小问题,却要反复纠正。

祝容比第一次教导纪墨的时候多了些耐心,没有再给他吹奏一遍示范,却在他呼吸出错的时候直接指点是呼还是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