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

“哈哈,姐,是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很显然,后进来的这人是唐柔,知道她姐刚才情绪不对,她就知道此时她姐一定睡不着,所以才过来看看。

要不是她察觉到了唐雅呼吸不对,还真以为她睡着了呢。

“你...要死啦你!”

“嘻嘻,怎么?你不会还以为是姐夫又回来了吧!”唐柔揶揄的问道。

“才...才没有!你来干什么,我马上就睡着了,又被你吵醒了,烦不烦啊!”

对此,唐柔在其身后不禁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话也就是现在卧室黑看不清你的脸,要不然她就不信自己老姐说瞎话不脸红。

“姐,你居然没穿内衣,哈哈,又大了,又大了!”

“废话,你睡觉穿内衣啊!”

“我可不会不穿内衣站在男人的面前!”

“你还说!”

“姐,刚才要是姐夫进来,看你这样子,不会就直接从了吧!”

“去你的,把手给我拿出去!”

“我不,我就不!”

随后房间里就又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两人姐妹时不时的娇嗔,很明显,这是又打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

沈辰穿着睡衣下楼。

“姑爷早,赶紧洗漱吧,东家一会就该起床了!”王婶见到沈沉笑着打招呼道。

看着眼前的大妈,沈沉有点懵,不过并没有惊慌,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果然,两姐妹一起睡眼朦胧,头发乱糟糟的从楼上下来。

“姐夫,早啊!”

“早!”沈沉淡淡的回了一句。

反倒是唐雅,看到他后,非但没有打招呼,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这不禁让他有些疑惑。

“姐夫,别理她,我姐害羞呢,过段时间就好了!”

似懂非懂的沈沉和两人一起坐在餐桌上准备吃饭。

“你...今天准备去哪?”饭吃到一半,唐雅突然问道。

很显然,这是在和他说话。

“没想好,出去逛逛!”

“那我陪你去趟医院吧,把情况和李医生说说,要不然我不放心!”

“真没事!”

“那也去看看!”唐雅面带担心,声音轻柔的说道。

“那...好吧!”

见他答应,唐雅的心情一下就好多了,心里甚至想着昨晚那种事多来两次。

电视里,男主或者女主突然走进卫生间然后看到对方洗澡那种桥段也不知道能不能发生,不过想想也知道希望不大。

毕竟她家的卫生间确实多了点,楼上卧室都有独立卫浴,外面的公共卫生间几乎没用过几次。

总不能直接闯到他卧室里上厕所吧,那也太明显了一些。

第一次,唐雅有些痛恨自己家太大了些。

饭后,今天三人一起出门。

上午九点,一行人直接来到了苏市第一人民医院精神科。

“李医生,他真的没有什么事吗?”唐雅紧张的问道。

对此,坐在对面的李德阳不禁回应道:

“我也不太确定,不过要是根据他提供的信息,这确实是正常反应!”

“随着主人格对自己情绪的掌控力提高,两人出来的时间将会再次区于稳定。”

但他没说的是,这样一来,这病的复杂程度就又提高了一个台阶,毕竟要是一成不变他们收集数据还能简单些,但现在好多理论就又得重新推翻了。

“这样啊,那就好!”唐雅拍了拍胸口如释重负的说道。

李德阳:“也不不能这样说,反正还是不能放松警惕,该注意的还是得注意,而且这是一个新的情况,有什么最新消息一定要通知我!”

“知道了李医生!”

说罢,三人就像直接离开,见此,李德阳赶紧叫住了他们并说道:

“那个,沈沉留下,我有点事需要和你单独说一下!”

见此,两姐妹不禁对视了一眼,随后唐雅轻声道:“那我们就先出去了!”

两人走后,李德阳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向他这边推了过来。

“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

看着李德阳那有些沉重的表情,沈沉不禁有为皱眉,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随即他打开文件袋,里面有一个小本本和一张纸。

急性精神障碍患者证和精神病防治中心诊断证明。

“这是?”沈沉不解的问道。

李德阳:“经过上次你在医院的治疗,你的情况院里已经知道了,这种程度的精神障碍已经必须进入个人档案了。”

“所以我给你办理这些证明,以后万一出什么事,也许能用到。”

听到这话,沈沉想了想直接点了点头,并没有在意,精神病就精神病,反正他本来就是,也没什么可遮掩的。

再者,多了个证书多好,别人考个证书又要学习,又得花钱,自己这白得,反正也对他没啥影响,不要白不要。

“您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走了!”

李德阳:“好吧,我直说了!”

“患有精神障碍的病人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也就是说你现在需要一个监护人!”

“监护人?”

“是的,配偶,子女,父母,不过这些你不是没有,就是对你病情有害,所以我建议你走指定监护人这条方案!”李德阳说道。

沈沉:“指定监护人?”

“嗯,这些事你需要去咨询一下律师!”

对此,沈沉的脑子里不禁浮现了一个人。

律政先锋--少女白晴!

......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xcmxs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