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毯子他却放在杨灵蕊身边,这个意思,不用他直说,聪明人都理解。

杨灵蕊,自然也读懂了。

“华先生,你受伤了,你自己好好休息一下,这总可以吧?”

看着时时刻刻不忘了在自己身上占点便宜的华天澜,杨灵蕊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

“哦?”华天澜一副没听明白的样子。

“我休息的话,杨小姐会离开吗?”华天澜口中的挽留意味,虽然没明说,但是几乎已经等同于直说了。

杨灵蕊一脸无语的看着他,这个男人,把自己真的当成了他的人了吗?

自己跟他,可是完全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她又不是他的妻子,当然是他休息了,她想去哪她就去哪。

她过来看他,只不过是因为出于报恩的关心而已。

而且,虽然这件事的幕后凶手,是刘校长一家人,看起来似乎是完全跟杨灵蕊有关系,而华天澜只不过是无辜的。

但是华天澜说了,这件事的幕后,还有一个人。

他似乎,已经查到了这个人是谁,但是却不肯告诉杨灵蕊。

那说明了什么?

会不会这个真正的幕后凶手,华天澜也认识?甚至可能跟华天澜的关系莫测,所以华天澜才不说出来她或者他是谁的。

“有什么事华先生醒了再说吧。”杨灵蕊觉得自己这会需要快刀斩乱麻。

所以她不有分说的出门,接着便去了楼下。

在楼下的沙发上坐下,她想着自己应该去哪里逛一下。

但是莫名的,心中提出来一个地点,接着便会被否决掉。

一个说地方,一个否决,她的内心似乎也想好了,就打算让杨灵蕊留在一号庄园。

这会传来咔嗒的开门声,杨灵蕊不由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顺着声音看了过去,进来的人是丁姨,手里还提着一些东西。

看到杨灵蕊,丁姨难掩脸上的喜悦。

她刚才出去买菜了,这种买菜回来,就能看到少夫人的生活,似乎让丁姨又回到了两年前的日子。

“少夫人,你坐下就好了,没事。”丁姨提着两大包东西,有些踉跄的往厨房走去。

看着丁姨吃力的模样,杨灵蕊赶忙跟了上去,从丁姨手中接过来一包。

丁姨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手上却很诚实的,交给了杨灵蕊。

往冰箱里放菜的时候,杨灵蕊长的高,所以有些位置就由她来弄。

丁姨一边指挥着,视线一边在杨灵蕊身上流连着。

这个一边否认着自己是少夫人的女人,但是为人处世,却处处跟少夫人一模一样。

这让谁,能相信她一直否定她本来身份的话?

终于,菜都放好了,厨房也都收拾利索了。

丁姨拉着杨灵蕊在沙发上坐下,接着又是端茶倒水。

茶水是杨灵蕊喜欢的茉莉花茶,甜点也是杨灵蕊喜欢的。

杨灵蕊拿起来一块甜点,送入嘴里。

入口即化的口感,似乎很不符合她这会有些忐忑的心态,想要多嚼几口占着嘴。

不知道为什么,跟丁姨在一起的时候,她会觉得有些紧张。

因为丁姨,跟华天澜的关系,就好像是华天澜的半个长辈。

可是紧张之后,杨灵蕊却会莫名的亲近。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对这个和蔼的妇人有这种感觉。

但是,前身安然,肯定当初没少受丁姨的照顾。

杨灵蕊看了看大厅的四周,不管是装饰,还是桌椅摆设。

莫名的,也有一种熟悉感。

注意到杨灵蕊的视线,丁姨笑着说道:“少夫人,这里面的桌椅沙发,都是从z市的家里,原样复制过来的。天澜的意思,就是让你回来,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回家吗?

家这个词,对杨灵蕊来说,现在代表的仅仅只有杨家。

哪怕是知道了以前,但是有了杨家的温暖,杨灵蕊并不想跟杨家人分开。

就是因为过去的日子太苦,所以她才分外的留恋现在的温暖。

她收回视线,喝了一口花茶,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丁姨,能跟你商量个事吗?’

一听杨灵蕊要跟自己商量事情,丁姨愣了一下,不过接着就有些欣喜。

难不成是杨灵蕊有些话,直接跟华天澜不好直说。

所以,她才跟自己说。

这似乎,有些符合以前少夫人委婉的性格。

“少夫人,你说就可以了,只要我能做的,肯定会做的。”

看着丁姨一脸认真的模样,杨灵蕊的心中,不由得再度犹豫了一下。

因为她知道,她的话,会有些伤人的。

不过她也不想,就这样莫名的,就掉入华天澜这个窟窿。

有时候迈出去一步或许很轻松,但是迈出去这一步后,剩下的事情,该怎么办?

她还记得,外婆大寿那天,华天澜也去了。

似乎,华家跟杨家的关系,比她想象中水更深,而不是单纯的商业合作。

她和华天澜之间,隔着一层薄膜。

这次薄膜没戳破之前,大家都还有余地。

因此,杨灵蕊决定,还是要和华天澜继续保持距离。同样,跟丁姨,也是如此。

“我感觉跟你很亲近,但是,我是杨灵蕊,不是曾经的安然少夫人。丁姨你以后可以喊我灵蕊,但是,还请不要再用少夫人称呼我,因为我们并不是一个人,可以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cmxs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