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刚才立下双重誓约,怎么可能再发一次?”

慕妃屏显然很厌烦发誓这种东西,她甩了下秀发,看着陈轩蕴含冷意的双眸,“我只不过掌握了你的一个小小把柄,难道你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是的,今日你我之间确实只能活一个。”

陈轩这句话说完,周身杀气暴涨,身后一重重剑墙分列排开,陈轩将其中一柄金黄长剑取到手中,就要施展独孤剑意。

“慢着慢着!”

慕妃屏连忙摆手,她见陈轩真的动了杀心,这回终于急了。

“陈道友,你好好考虑清楚,我能轻易看出你的伪装,莫非你以为我真的只有返虚期小成修为?”

听慕妃屏这么说,陈轩心中微微一凛。

他刚才确实没考虑到这个问题。

此女散发出来的气息实实在在只有返虚期小成,看上去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所以他才有信心杀人灭口。

但慕妃屏一句话提醒了陈轩,山海界隐藏自己修为的强者太多了,邪修做这种事情更是如同家常便饭,如果慕妃屏真的隐藏了修为,那么陈轩和她动手就是自寻死路。

“你再想一下,即便我只有返虚期小成修为,你想击杀我也不会很容易,一旦我们打斗起来,你确定马鸠、言昆和幻瞳大师不会感应到我们这边的元气动荡么?”

慕妃屏第二句提醒让陈轩彻底收起杀意,他知道此女说得没错,返虚期修士打斗能够波及方圆数百里的天地灵气,万一马鸠、言昆和幻瞳大师三个邪修其中一人还在附近,那他就彻底暴露了身份。

“慕道友,我不认为你来揭穿我身份的目的只是为了和我重新结交这么简单,就如同我们不认为马鸠说自己从一位重伤修士口中问出归墟谷隐秘之言没有虚假一样。”

陈轩面沉如水,盯住慕妃屏的双眸。

“呵呵,陈道友你这么喜欢猜疑,可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邪修,不过小女子的的确确没有其他目的,信不信由你,你想动手的话,小女子也愿意奉陪到底。”

慕妃屏显然对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甚至她和陈轩说话的时候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种上位者的姿态。

陈轩衡量再三,还是觉得和慕妃屏动手不明智,反正慕妃屏没有以知道他真实身份而威胁他做些什么,只能任由此女离去。

慕妃屏本可以在鬼雾岛上揭穿他的身份,单这一点,陈轩暂时认为此女对他没有恶意,说不定真的把他当成邪修。

“既然慕道友没有其他目的,那陈某就先告辞了。”

陈轩压下心中的顾虑,收起不灭剑域、施展遁法往远方飞去。

慕妃屏目送陈轩离开,明亮的双眸中神光若隐若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极速飞回散修盟会群岛的陈轩,内心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不仅是为了归墟谷之行,也是防范慕妃屏在下次聚会时揭穿他的身份,导致他被马鸠、言昆和幻瞳大师围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